林家北桐

“衰仔蹦迪。”
你好,我是林北桐,一个讲故事的人。幸会。
自留地。

钟爱叶修。喜欢薛洋。夏明朗是毕生梦想。吕归尘息衍古月衣都是很喜欢的了。杂食得挺厉害,几乎看对眼就都能吃。
※不吃all叶,专吃澄羡薛晓,打个重点符号,小姑娘们自动避雷。

头像来源莱汀。

苏沐秋×你

·“你”特指苏引城我们城宝!生日快乐!  @苏引城


     苏引城轻跳于高墙上,足尖一点一点做出踩的到实物的模样。累了便晃荡至苏沐秋面前,倒着冲他挤眉弄眼。

     苏沐秋正低头看他的弓箭——以杨柳三箭闻名少年将军,面皮却生得白净,笑起来的时候像是护城河里漾起的水纹,会有鱼儿从里头跃起。这种面貌最得女鬼喜爱,苏引城就是一个例子。

     只不过她对外向来凶狠,论打架这带的鬼还没谁能打得过她。于是最后也就她一个留在了苏沐秋身边。

     苏沐秋是早就知道的了,他也无奈,见这鬼没什么坏心也就随她了。此刻猝不及防面前便垂下一张脸来,鼻尖擦过都能感觉一阵凉。女孩朝他吐舌头,长而卷翘的眼睫都像羽毛轻扫过他脸。

     ……夏日定会很舒服。苏沐秋顿了一下想道。他这些天被吓习惯了,也不再有什么过激反应,只叹口气继续手上动作,轻声与苏引城道:“你且下来……听说城里来了两个厉害道士,你莫被收了。”

     苏引城呼啦把身子摆正,弯起眼角去挽苏沐秋的手:“你是担心我麽!我还以为你眼里只有你那好妹妹。”

     苏沐秋好笑,他仔细看了看苏引城的眉眼,眼睛乌黑明亮,一双柳眉弯弯,只要不是气得狠了都像是带着笑意的,即使眉眼尚在青涩也能看出是个美人。

     唉,红颜祸水。他想道,嘴上却是哄了苏引城去看书,他还想把箭练上一练的。这么多天来他也摸清楚了苏引城这孩子性子,跟她讲话都得哄着来。

     这回苏引城不买他的账了,她蹦上一蹦,举手欲打他,柳眉倒竖气呼呼道:“你就把我当小孩子……!”

     “要不然呢?”苏沐秋挑了挑眉,侧头问她。

     “哎呀!”苏引城脸颊有些飘红,她活这一千年来素来野惯,可内里还是个纯情姑娘,生前一个公子都没喜欢过的,本性腼腆极。此刻叫她说出来,自然磕磕绊绊差点咬掉自己舌头,“你还看不出来麽——木头!我,我看上你了呀!”

     苏引城说完就跑了,羞得只想就地轮回去。就留苏沐秋一人看她飘忽背影,摸着下巴将苏引城刚刚所说的话又回忆了一遍。

     苏引城自是不知道苏沐秋接下来想了甚么的,待他们下一次见面苏沐秋对她的态度已来了个大转变。

     他开始展现出他本性焉儿坏的那面了。哄她还是会哄,可她闹脾气时就直接拿了不知道从哪个不入流道士那拿来的符,往她身上一贴——她就得定三来个时辰,只能憋屈的看着苏沐秋练弓读书,时不时看她一两眼都是带着戏谑笑意的。

     …我恨!苏引城愤愤。

     当然每次苏沐秋都会叫厨子给她做好了糕点,摆她面前权当请罪,意图用糖衣炮弹攻略之。等她磨磨蹭蹭吸完味道,苏沐秋再拿起来吃,这下苏引城便会被逗得红了脸,什么气都忘光了。

     接着下次再吃同样的亏。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苏沐秋和他的好兄弟已封了爵位,过不了多久就会去领赏,苏沐秋宠爱的好妹妹也嫁了出去,连苏引城都已经看完了苏沐秋书房里摆着的全部奇文杂戏话本,脑里装着得都是蔷薇皇帝一统天下传云云,早将多年前那番告白给忘个一干二净。

     苏沐秋还是会逗逗苏引城,看她跺脚鼓脸,张牙舞爪,藕臂在日光下能透过闪闪光斑来。

     苏沐秋思量许久,在某一天跑出去找了那个他一直念叨的厉害道士。苏引城躲巷子里偷偷探脑袋看,心道,木头!送完妹妹就要来将我收了麽!

     可苏引城还是回了苏沐秋的府邸。苏沐秋回来的时候给她带了南街的冰糖葫芦,看着她慢慢吸完才笑着开口道:“引城,我今日去找了趟王道士……你知道他的,我总跟你讲要小心的那位厉害道士。”

     苏引城跳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他,让苏沐秋想到之前他射中的那只鹿:“你作甚么!你还真要收了我不成…!”

     苏沐秋不答,只笑笑说:“我去找他算了一卦,他说我遇上你后五行就缺了一样特别重要的东西。”

     苏引城气急,眼角都染上抹红,像是凭空开出的花来,比宁州姑娘的姿容都多了几分娇艳:“你莫要听他胡诌!我没有吸你的阳气!”

     “傻姑娘。”苏沐秋谓叹道,伸手抚过苏引城如瀑的长发,冰凉触感自手心渗至心底,“他说的是,我五行缺你。”

     “你可明白了?回应给得有些晚,不知你可还看得上我?”

     “反正我看上你了。”



    

    

   

     

【全职高手/双花】仍是少年

·双花友情向。




     张佳乐啃着鸭脖听《二三趣》的时候觉得自己此刻担得上“怡然称快”四字,有吃有喝还有空调,美哉。

     黄少天曾评价张佳乐这种状态为“张佳乐你唔系老噻吧!”,张佳乐虽听不懂粤语,但“老”这个字还是听出来了,扬手就要打。

     “傻仔!”他骂,“你才老了,当初我跟孙哲平翻墙出去的时候……”话音未落又是一愣,仔细琢磨了下孙哲平退役的时间,才恍然发现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当初张佳乐和孙哲平每日没个正形,逢人便称自己为“打败叶秋的百花二霸”——这名字是张佳乐取的,孙哲平好歹还是个京城x少圈子里出来的人,二霸这种名头是想不到的。

     俱乐部为了防他们这种小青年还特意设了门禁,晚上九点就关门,还有保安巡逻。张佳乐扼腕道:“他们怎么能这样剥夺我们的夜生活!”

     孙哲平轻扯了一下张佳乐的头发,示意你的命在手里:“你老实点儿,还扎不扎头发了?”张佳乐这才想起孙哲平现在在给自己扎辫子呢!

     打从小张佳乐就特喜欢自己的小辫了,酷嘛!遂只能乖乖坐着,可心里那股气还没消下去。他深刻觉得俱乐部这是在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孙哲平从他身后绕出来的时候张佳乐脸都红了,一半是气的,一半是因为以后就跟串串绝缘了伤心的。

     “用得着吗?”孙哲平看他好几眼,觉得新奇,“多大件事儿,规矩死的人活的,咱们翻出去不就好了。”

     张佳乐看孙哲平也新奇,心想你个富家孩子怎么也会用这种不入流手段,“嗨”一声去拍孙哲平肩膀:“你早说你也会翻墙嘛!”

     彼时张佳乐舒展了眉眼去笑,尚为青涩的模样却带股少年意气在里头,扬眉起来看人都是轻狂样。哪像现在只剩浅淡笑意了,眼里的深海你一眼望不到头。

     当晚的翻墙行动两人无一失误,张佳乐抱臂站在下头,看孙哲平一个手撑就翻过来了,T恤下摆被风灌得鼓胀起来,像中医院门前讨小孩子欢心的气球。

     所以当张佳乐吹着口哨去揽孙哲平的肩的时候还特意先拍了下孙哲平的衣角,孙哲平挑高了眉,不知道他又干嘛。

     张佳乐嘻嘻笑道:“你说我把你卖到中医院能得多少钱?”

     “那你不仅犯法。”孙哲平一看张佳乐亮闪闪的眼神就知道张佳乐在想什么,他冷静分析,一手狠狠拍向张佳乐脑门,“你还会失去同你一起奋战的中国好队友。”

     张佳乐捂着脑门跳开,噼里啪啦用本地方言骂了孙哲平一通,挑高了一边的眉显得挑衅:“中国好队友就是这么对待你的亲亲队友的?”

     孙哲平抱拳:“可别了,还亲亲队友,你那一手花炸的就像个疯子。”

     张佳乐不甘示弱,抱拳回去:“什莫,难道你以为你就是个正常人了?砍人跟砍西瓜似的。”

     疯子张和疯子孙在路上就打了一架,理智告诉他们不能打脸和手,于是两人用脚对战,一路磕磕绊绊,孙哲平去点菜的时候还被踹了下小腿差点扑街。

     孙哲平恶狠狠回头,看见张佳乐犹带笑意的双眼突然就没气了,但还是意思意思撂下狠话。搞笑,他京城一霸怎么能落到这等境地。

     犹不知他已经被张佳乐同化个七七八八了。

     少年人气来得快消得也快,很快两人就又勾肩搭背在一起了。张佳乐兴起处给孙哲平吼云南民歌,扯着嗓子没几个在调上的,竟然还有在烧烤摊的当地人跟着一起唱。

     孙哲平也跟着唱了几句,被张佳乐以唱的不准罚了三大杯果汁,憋尿憋了一晚上。张佳乐使了坏就跑,孙哲平跑不了,只能慢慢走,看着张佳乐张扬笑脸和队服下摆扬起的弧度,像将军出征的战旗飘扬。

     孙哲平想张佳乐确确实实算个青涩小将军,平常没个正形嘻嘻哈哈,等到了战场上就是无畏的,血光炸开迎敌而上,手中炮弹就是他的千军万马。

     他血管里流着炙热的血,每当战斗开始就会咆哮着炸开,带着他的抱负与梦想形成火焰席卷整个战场。

     可青涩小将军也会变成老将军啊。张佳乐今日被黄少天这么一说就有点心情低落,暗骂孙哲平真不会说话!什么小哇老的,搞得现在他真的老了似的。

     张佳乐心里叫嚣着“孤立他!!”一边去订了飞北京的票,下飞机后直接一个电话打给孙哲平,结结实实搞了孙哲平一个措手不及。

     孙哲平喘着气跑到机场后一眼就看见了张佳乐,戴个墨镜在那做手操,就突然很想笑。当初他下火车刚踏上祖国的西南土地,迎面就被张佳乐一巴掌下来,只看到面前人脑后小辫晃荡荡,耳边传来少年人清朗嗓音。

     张佳乐说:“你就是孙哲平吧!你好呀我是张佳乐,以后在云南呆,乐哥罩你!”

     这回孙哲平照本宣科,见面第一时间就劈头盖脸一句:“来北京呆多久?平哥罩你,让你感受京城一霸的能力。”

    “我靠!” 张佳乐笑着要去踹孙哲平小腿,“你怎么变得这么不要脸。”

     “近墨者黑。”孙哲平面不改色,下意识去揉张佳乐的辫子,手下却一片碎发触感,他挑眉问张佳乐:“辫儿呢?”

     张佳乐低头看着地面,双手插兜慢悠悠说:“太麻烦,剪了。”

     孙哲平咋舌:“怎么,我走后乐哥就不会自己扎辫儿了?”被张佳乐一拳揍到肚子上才笑着去揽他肩,“不过剪了也好,清爽又年轻。”

     “黄少天说我老!”张佳乐宛若找到靠山,被挑起这个话题后忙不迭的就向孙哲平告状了。

     孙哲平道:“黄少天…个小屁孩,你理他做甚么,我们青涩小将军年方十八多招姑娘喜欢。他这垃圾话呢,还不如平哥带你去住四合院。”

     张佳乐心知孙哲平其实也在瞎说,可耐不住心里对孙哲平的定位是至交好友此等高地位,一下子就兴高采烈起来了。

     在出机场的路上还多次去看路过美女的腿,啧啧称赞,被孙哲平狠敲脑门警告之。

     他眯起眼笑了下,又摸了摸脑后碎发,踏出机场的时候外套下摆被风吹起,像出征战旗飘扬。上头还写了个乐字,孙哲平出品,看着就能让敌军退避三尺。

     张佳乐想,这多酷!跟他年轻时候一样酷。今晚就封赏一下孙大将军,请他吃烧烤吧!

     我于幽蓝波光中见到的是可拥抱细碎落霞的红雾,战栗自四月来已沉眠深海,早就无甚心力去张开双臂啦。

     却还是会在夜半时分悄悄下床,赤脚跳跃着去寻风,让凉气从脚心直冲天灵盖,神经猛烈绷紧。随它,随它。摇头晃脑去跳方块,总觉得你就在眼前呀,我跳起来就能抱住你了——手得环颈腿得夹腰,脑袋还得凑你颈窝里头。

     开玩笑的,我的叶一小姐身高还不如我,我这一跳估计得光荣负伤。你能骂我半钟头,从不穿鞋瞎跑到瞎抱,叭叭叭,再弄一套糖衣炮弹来轰炸。

     呸!糖衣炮弹坚决抵制,不如踮脚偷偷去踩方块线,右手还将袖子拉下了一点。你的轻哼声像奶猫呜咽,对视过去看见你眼底是幕盖鲸沉。

     眼睛很好看,像灵动的鹿,脖子上我送的项链也好看。不成,你太好看,忍不住去亲吻你。

     柔软的脸蛋,与冰凉凉的温度。在黏腻夏夜恰得我心意。

     在四月,你才是最得我心意的呀。

     嘘,将信塞进信箱就躺回被窝去吧,汲取温暖才是人之本能呀。九月的第一篇,送给我的叶一小姐。

明天夜空的巡逻班.01

·北极cp,雷伊×谱尼。
·现代pa,涉及乐队。


     雷伊到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热乎开了,卡璐璐眼尖,见了雷伊过来立马就招呼他坐下了:“没想到你们都会来,所以准备得有点少。”卡璐璐笑了笑,将堆在桌上的炒货分开一部分来推到雷伊面前,“别嫌弃呀!”


     “那倒不会。”雷伊答得顺口。他向来做人随性,对回礼这事儿不太看重,更何况对方是个小姑娘,又不是如盖亚之流,随意敲诈都无谓的。


    他看了半天,从一堆炒货里挑挑捡捡出个话梅糖。盖亚看见抬手来拍他肩:“这么多吃的呢,你这样对得起卡璐璐吗?”


    雷伊没理他,含了几颗话梅糖慢腾腾的咬碎。每次盖亚这股张扬气儿冒出来的时候他就装没听见,因为看起来实在太过傻逼。



     他就没碰见过比盖亚还能张扬的人物了。雷伊想着,听到些模模糊糊的机车轰鸣声,过了没几秒声音就大起来,猛烈撞击耳膜拉扯神经,让雷伊想起北区的风,那种狂飙式的。



     “真的假的啊,那么夸张吗?”很久后谱尼听了雷伊的描述挑高了眉,吹声口哨笑嘻嘻道,“还北区的风呢,以为拍黑白默片麽。”



     现在雷伊只觉得刚说完就被打脸,这又是哪来的大傻逼,这张扬气儿比盖亚还明显。大冷天的还开机车,怎么不顺带去江边喝下风?



     卡璐璐“嘿”一声:“咱们另一个大功臣来啦!”拉开椅子就兴冲冲跑了出去。盖亚朝雷伊比个大拇指,兴味道:“一中有名的大帅哥,听过没?”



     “谱尼?”雷伊还真听过,起了兴趣往门口看去,就见着一个身形高挑的人站在院门口,身上穿着的是很普通的羽绒衣,脸被围巾裹了个七七八八,就露出双蓝眼睛。



     雷伊乐了下,还以为大傻逼穿皮衣皮裤呢。



     “嗨!我谱尼。”谱尼进了屋后就将帽子围巾拿下了,大大方方露出浅金色的头发来,甚至还朝他们笑上一笑,眼尾挑起染满了笑意。



     雷伊被晃了一下神,回过神来时盖亚正在旁边大惊小怪说货真价实的外国人诶!卡璐璐边又将炒货的一部分分给谱尼,边给他们介绍谱尼。



     雷伊除了刚开始晃了下神,其余时候都神色不变,任盖亚桌底下撞他手臂撞到生疼。直到听见了赛小息插的一句“他还特别会玩贝斯!”时才看了谱尼好几眼。



     过了段时间雷伊再次偏头去看谱尼,卡璐璐他们去厨房了,谱尼一个人坐在旁边哼着歌低头按手机,从雷伊的角度看去,谱尼的侧脸线条俊朗,长长的眼睫垂下,显得温和。



     还真看不出来会是大冬天飙机车的人。雷伊想了想,还是起身走了过去,坐到了谱尼旁边的椅子上。



     “?”谱尼抬起头以眼神询问雷伊,雷伊看着他的蓝眼睛,觉得里面怕是有星子坠落:“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来我们乐队当个贝斯手?”



     谱尼抬眉,认真思索了一下:“……哇噢,你请我吃烤玉米棒我就答应。”他说,“怎么样?”



     雷伊:“……可以。我还包吃包住,每天点心保证供应,行不?”



     闻名不如见面,雷伊想,谱尼跟他想象的太不一样了。





·“狂飙式的风”与“黑白默片”的比喻皆出自王安忆的《长恨歌》。
·很久没接触他们了,还是在这次被发一口大糖才喜极而泣准备上交党费,可能ooc,不接受ky啦!感谢看到这里♬

     

#改图#
#小学生系列#

哈哈哈哈哈哈忍不住自己的手…。小学生系列,玩梗…!!没有恶意,他们我都很喜欢的!!♪
小周那个是因为我实在想不到了(。)!!

【全职高手/喻黄王】请对我们Beta玩家尊重点

·瞎写。




     王杰希合上书,抬头唤了声苏叶。趴在地上的苏叶便如得了令似的一举扑到王杰希身上,凑他肩窝里蹭着。 


     苏叶是王杰希养的一条金毛,已经陪了单身汉王杰希有好几年了。王杰希也曾经想过让苏叶脱离单身狗行列,好像隔壁有条狗是很喜欢苏叶的。可苏叶誓死不从,遂堪堪作罢。 


     虽然如此,王杰希还是去了解了一下。那条狗名叫哒哒,一只柯基,主人是一个Omega少年。楼下阿婆叫他天仔,说天仔手腕上常带黑色手绳。 


     王杰希留意过很多次,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柯基能够看上他家苏叶,可惜一次都没跟天仔碰上。王杰希想,怕是没缘。他信玄学,抽卡都得先拜拜神的,这回既然想到没缘了也就差不多不放心上了。 


     可有些东西是宛若你的作业似的,你需要的时候死活不出现,你不需要的时候刷的一下就摆你面前了。 


     王杰希踏出家门准备遛苏叶的时候就感觉右眼皮跳了跳,他扬眉,看向窄小的过道。 


     一个Omega,堵在了他家对面那个Alpha的门前,一手撑墙一手插裤袋,姿势很霸道总裁,如果Omega不是堵住了他要过的过道的话。王杰希出于职业病心里评价了一通。 


     他看到Omega手腕上的黑色手绳,将主人身上轻狂少年气压下些许,挑染的明黄色头发都显得没那么跳脱。 


     噢。王杰希想,这就是天仔。 


     王杰希的出现,无异于将本来暧昧的气氛瞬间变成超级尴尬。黄少天的高涨气焰消弭下去,却强撑着气势不动摇。半眯着眼睛看向喻文州,眼角带凌厉意味,可从喻文州这个角度看来,倒是像炸毛的猫。 


     喻文州垂眼与黄少天对视,笑了一下,悄悄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两人鼻尖相碰,黄少天此时就如受惊的猫了,睁大着眼睛,耳尖悄无声息染上薄红。 


     “咳。”清亮咳嗽声突然响起,王杰希拍拍苏叶的头,神色不变,“抱歉,在这之前,能借过一下吗?我要去遛狗。” 


     他真的非常无奈了,甚至还想去发帖求助,内容大概可以写成这样:“我是一名Beta,我去遛狗,可门口有一个Omega堵住了一个Alpha,我过不去,现在他们两个好像就要干上了,我要怎么办。” 


     下面的回复他都能猜到了,要么是说这个Alpha怎么这么弱鸡啊,要么说这该不会是个伪Omega吧!要么就是说“是这样的,我是那条狗,我很想出去玩,可是我的路被挡住了!很难过!” 


     王杰希这边脑内跑火车,黄少天那边脸色不太好,内心素质八连。别说,他还真认为自己是个伪Omega,所以才会跑过来想吓吓这个他一直看着别扭的Alpha,没想到翻车了。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必须销毁! 


     “喂!”黄少天凶巴巴呲牙,打算威胁,“你个小Beta也这么狂??” 


     王杰希客观道:“比你大就行了。” 心道快让开行吗我想遛狗。


     黄少天:?????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路!


     自己挖坑,反被将军。王杰希有种要将黄少天这个失败事例讲给编辑部的人听,给他们新灵感的冲动。 


     黄少天艰难跳车,一旁的喻文州早已经乐得不行,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喻文州。” 


     “你好,我王杰希。”王杰希点头,感觉到黄少天不爽目光,王杰希抬眉又道:“你好,天……仔。” 


     …我想遛狗。王杰希心里嘀嘀咕咕。


     “……!”黄少天跳脚,怒目而视:“谁让你喊天仔的?!谁!” 


     “楼下阿婆。”王杰希回道。黄少天我靠一声,特别是在看到喻文州跟王杰希交换了联系方式后觉得自己光辉形象将彻底完蛋。阿婆从小带他,什么黑历史阿婆都知的。 


     他看见王杰希向他挑眉,十足的威胁意味。 


     哎操。 


     黄少天突然就想到了一张表情包,请对我们非洲玩家尊重点.jpg,要隔这儿就是请对我们Beta玩家尊重点.jpg了吧!就是活脱脱一副威胁样。 


     不就挡了个路吗,怎么这个Beta就不按套路出牌了啊!黄少天气愤。 


     对,我就是威胁了。王杰希面无表情。你快让开,我想遛狗。


     苏叶:呜呜。







·为什么没按少天的套路来,因为我中途睡着了醒来就忘光思路了(…) 
·基本乱飙,很困。堵门那个梗要了授权,觉得会很有意思,但没写好…。很惨。感谢你们看到这里! 



      
     

【全职高手/喻黄】小计划

·名字瞎取,速涂,甜品保证。 




     黄少天正缩在被窝里,抱着枕头眼睛半眯,明显是下一秒就能睡着的模样。宋晓打游戏都没开麦,就是怕吵醒这位少爷。 


     可该吵醒的还是得吵醒,手机响的时候黄少天已经隐隐约约见着周公的影子了,这会儿哀嚎一声,闭着眼伸手在床上摸索,把床拍的哐哐响:“诶操…哪个扑街仔啊??” 


     气愤,非常气愤!黄少天想,拿到手机后将屏幕凑眼前,心道你天哥要记住这个不识相的,到时候坑他请客! 


     本来气势汹汹,可真的看清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后黄少天如同被针戳破的气球噗噗噗就泄气了,瞪大了眼睛连忙一跃而起,瞬爆手速接通了电话。 


     “歪?喻文州,有什么事吗?”话一出口黄少天就发觉自己语气太好太迫不及待了,连忙调整语气,开始端着架子道,“噢……晚上,我有空的,怎么了吗?电影……就我们两个?好呀!” 


     郑轩咳嗽两声,黄少天不动声色压下刚刚它自己就雀跃起来的语调:“……当然可以。嗯,嗯,那就那么定了吧!到时见!!”到最后也没能压住。 


     黄少天一挂电话整个人就蹦起来,雀跃从语调延伸到了身体上:“耶!!!他约我看电影!他约我看电影!” 


     郑轩从上床探下头来:“黄少,你刚刚太压不住了,你这么久的矜持肯定得白费。” 


     黄少天乐道:“那又怎么样!我不能是因为能看电影这么开心的吗!”说着就蹦哒去挑衣服了,打开衣柜后皱眉沉思半晌。 


     “轩仔!”黄少天喊郑轩,手上拿了几件T恤出来朝身上比划,“你觉得哪件好点?” 


     郑轩看了好一会儿,斟酌道:“蓝色那件?” 


     “不好吧……”黄少天看看蓝色的那件,“蓝色的像校服!我都二十好几了!” 


     “那白色的呢?” 


     “白色的容易脏啊,而且穿着好像那种校园偶像剧男主!” 


     “……黄色?” 


     “那不就跟我头发颜色一模一样了?不行不行,整个都黄的我黄鸭啊?”黄少天摸摸自己挑染的金黄头发,想象了一下到时喻文州一身西装身旁站个黄鸭的场景后严词拒绝。 


     宋晓叭叭嘴,转过身打量了黄少天一眼,道:“那黄少你不如穿那个紫色的,好看又有品味。” 


     黄少天立即否决:“不行!这不就摆明了我基佬的身份吗?不行不行。” 


     宋晓郑轩:“……” 


     最后黄少天还是就穿着身上这件深蓝条纹的出去了,什么都没换,还语重心长教导一番道:“搞这么多花样就会显得很刻意了知不知道?我们要化繁为简,才能达成目的。” 


     宋晓郑轩:……停一停,停一停兄die,那刚刚挑衣服挑半天不满意,还搞了那么长时间的耳钉和头发的是谁??? 


     黄少天一路兴高采烈,哼着歌儿过马路都带着神色飞扬的劲儿,想起喻文州的笑就觉得能从自个儿心里开出一朵花来,不知多高兴了。 


     可明朗笑容在踏进电影院的时候就给黄少天收了起来,往喻文州跟前插兜一站只露出些礼貌意味的笑来:“等很久了吧?” 


     “不会,我也刚来。”喻文州笑笑,突然朝黄少天这边走了一步逼近黄少天,低着头看了眼,低声道,“少天要不要去买点吃的?” 


     两人距离太近,黄少天甚至能感觉到喻文州说话间的呼吸都打在了他的脸上,直觉得心里那花要直接开到脑袋顶上了。他又不肯让步,扬眉冲道:“我没带钱!” 


     喻文州忍不住乐了起来,抬手将黄少天扬起的头压下去又揉了揉,温声笑道:“我请吧,你来看电影一般点薯条和芒果汁,对吧?” 


     黄少天诧异抬眼,看见喻文州朝他眨眨眼:“这么惊讶?少天喜欢的东西我可都记着的。” 


     黄少天心里哎哟一声,直道喻文州这是干什么啊!干嘛朝他放电,还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他俩不是还没戳破最后一张窗户纸吗喻文州能不能别这么直接啊! 


     遂嘴硬道:“谁信啊,你举个例子出来啊。”又悄悄瞥喻文州几眼,殊不知喻文州现在只想以吻封存这眨动眼睫。 


     “比如……”喻文州装作认真思考一会,伸手刮黄少天鼻子,将他揽过来笑道,“喻文州。” 


     “我说得对不对,少天?” 


     黄少天又怎么能说不对,小心思偃旗息鼓后心里闷声敲打自己一顿,要早知道喻文州今天把事说明白了,那他就好好打扮一下再出来了! 


     唉,真愁。黄少天悄悄去摸喻文州的手,被喻文州反手握住,十指相扣。黄少天刚进来不久,手心全是汗,有些黏腻,却谁也没松开。黄少天心里念念叨叨,算了!看他这么识相,这次打乱天哥的计划的错天哥就不计较了!





·那个心里开花的比喻是借用撒野里的,哪章忘了…!就记得是丞哥这么觉得的,去网球场拍照那里吧好像…!感谢看到这里♬

【全职高手/双花】先帝创业未半而后GG

·校园pa,文科理科大乱斗() 

·题目乱取,肥肠有毒。




     张佳乐,一中高二文科班扛把子选手,头顶万年老二光环,脚踩万千网游尸体。非典型性文科班学生,热爱深夜蹦迪江边飙自行车,兄弟几个勾肩搭背上街撸串,麻小啤酒各不耽误,通宵上网与课上玩斗地主一样是家常便饭。 



     班上同学深刻怀疑如果张佳乐不这么疯,那他是不是就可以摆脱每次考试都考年级第二的命运。溜个第一,给文科班学生长长脸啊。 



     张佳乐头顶问号内心委屈,我不想考好的啊???作业他有好好做,复习练习等他都有好好完成,上课就算斗地主他耳朵都是有在听老师讲的好不好? 



     做什么!难道他还不能在学习之外发展点个人爱好吗?? 



     而经常占据年级第一宝座的是理科班扛把子选手,孙哲平,平哥。日常表现优异,私底下飙车开黑学习三不误。 



     曾被人一度认为是体育特长生,且因为在操场上大大咧咧直接将球服掀起来擦汗的举动迷倒一群青春期小女孩,课间表白送礼不断,抽屉里情书满格。 



     张佳乐就不同,他一般是给人写情书的那个,向来情书上骚话不断,古今诗集都得往上搬一遍,通常这类举动有个总称,堆词。日后孙哲平总嘲讽道是:“佳乐情怀总是诗。” 



     这时张佳乐就会朝孙哲平比个中指,嗤笑道:“理科生,呵呵。”满脸乐哥才不跟你计较。 



     不过现在还没到那份上,张佳乐和孙哲平因为隔着两栋楼的缘故向来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当然,张佳乐也没这个兴趣去见这个年级第一。可孙哲平想见这个年级第二啊。 



     孙哲平对张佳乐满心好奇,在半个学期过去后终于让他逮着机会去趟文科楼了。在此之前他对张佳乐的印象就是:混混般的小娘炮。 



     结果当他同桌指给他看哪个是张佳乐的时候他嚯一声,没想到啊,原来长这样。 



     张佳乐长得颇为白净清秀,眼睛乌黑明亮,笑起来的时候带些年轻人独有的张扬气,脑后扎了个小辫子平添活力。 



     孙哲平瞅半天觉得怎么越看越眼熟,在张佳乐转头与他对视的那一瞬间突然记忆回笼,哇靠,这不是那天在网吧干架的人吗? 



     就是那个网游里炮弹漫天飞炸烟花,搞死他这边一帮人,最后他这边气不过有人在网吧里骂了几句被正主听见,当时就一撸袖子站起来了,开口就是一句:“哥们儿,我就是百花缭乱,听说你要打得我跪地求饶?” 



     印象不可谓不深刻。 



     这边张佳乐转头就跟孙哲平对上了眼,内心卧槽刷屏,差点就想拿出手机知乎发帖。 



     前几天网吧干架揍得特别爽的人本以为从此江湖不见,结果今天才发现是同学,现在我已经跟他对上眼了,我该怎么办??? 







·先瞎瘠薄写一点…!!写着乐呵自己的(。)谢谢看到这里!

     

蛇的囚禁play()
哈哈哈哈哈哈听亲友槽她的蛇忍不住做了这个,豹笑。
蛇好凶噢…!!
还是燕好!!悄悄打个燕的tag。




用便签做出来的(…)所以字间距有点大!!希望你们能看懂(逃走

【全职高手/王喻王】江海寄余生.01

·古风pa,一见钟情老梗,速涂,带瀚文。

·甜品保证。




     王杰希抬手遮日光,目光移到不远处玩的一群小孩。领头小孩此刻正半眯了眼用尖锐石子打鸟,顽劣孩子性尽显,最后被淹没在一片惊叹声中。


     打得挺准。王杰希转身敛了袖子,心道半大孩子也就这水平了。若不是时不时向着他的热烈目光他还真不会注意到。热烈难却,只能唤了刘小别来拿糖去分。


     哪想成领头小孩跟得了允许似的噔噔蹬就跑来了,抬起头来看着王杰希,眼睛乌黑明亮,脆生生地道谢。


     “谢谢哥哥!”小孩停了一会儿,眼睛骨碌碌转一圈,又说了一次,“谢谢哥哥!”


     让王杰希想起见过的杈头麻雀,讨个食物都要跳到一边先歪头打量一会儿,这机灵劲儿也不知道是哪家大人带出来的。


     王杰希眼里带出点兴味来,随手拿些零嘴给了小孩,心里头你是哪家的问话兜兜转转几回也没出口,不过是怕期望太高。


     有些小孩心性天生不关家里事,别到时见着是惨淡月光照墙头,而不是心里想到的霞光入海,又换自个儿郁闷。


     可小孩能不按常路走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在日暮低垂的时候王杰希被迫看见了霞光入海——小孩被牵来道歉给钱了。


     牵着小孩的青年眉眼温和,王杰希与他对视时能看见他眼底平静海面,像极王杰希最喜欢的那片海,心里便突生一种奇异情绪,在他的四肢百骸中游走。若是青年能对他笑上一笑,身家性命给他都无妨。


     下一刻青年抬眼朝他歉意笑笑,温声道歉说给您添麻烦了,小孩不懂事,已经跟他讲过道理了,以后绝不再犯。说着手下轻拍小孩脑袋道:“瀚文,把钱给哥哥。”


     小孩眨眨眼,垂着脑袋乖乖将碎银递出去。


     王杰希接过碎银,笑了笑道:“又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不要紧的。”


     青年摇摇头,解释道:“这是道德品行问题。”有些突兀,王杰希却立即明白过来,挑眉,似不甚在意的道:“这话说得倒像我以前的先生……”


     青年也笑:“掌柜好眼力。”他笑起来的时候是三月春风拂面,王杰希稍垂了眼睑,再开口时语气如墙角坠落的灰,轻飘飘落不到实处。


     “在下京城人士,王杰希。”王杰希边说边摸出一把糖弯腰塞到小孩手上,朝皱眉意欲阻止的青年摆摆手:“这是我送他的,无事。算初见礼物罢。”


     “……”青年看了眼兴高采烈的小孩,没再说什么,只道:“在下江南人士,喻文州。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尽管到蓝雨书塾找我,只要是我能帮到的,定会尽全力。”


     王杰希颔首说好,互相道别后王杰希敛下笑容踏进店铺,情绪掩进眼底。


     文起四海,以御九州。


     王杰希想,这个名字也是极符合他的喜好的了。






·“文起四海,以御九州”来自米洛太太的长风,若是不能用请跟我说一下!!我立马改。谢谢各位看到这里♪